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楚明晖游历天下篇(四十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进了寝殿,众人便看到南诏王段亦轩斜靠着大锦榻上,手中端着烟枪,正吞云吐雾呢,周围三、四个宫女伺候着,刚刚外面闹着那么大动静,他竟浑然不知。

    “微臣(儿臣)拜见王上!”国舅爷和段星宏带人同时拜见。

    南诏王正在享受的时候,被人出声打断,显然有些不大开心,睁开迷蒙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才看清楚来人是自己的大舅哥和小儿子,脸色这才缓和一些。

    “平川啊,你来啦,本王最近听说你身子不适,如今可是好了!”南诏王声音软趴趴的,不似以往精明锐利。

    看了南诏王如今的样子,国舅爷心在滴血啊,原本王上意气风发,宅心仁厚,对百姓仁慈,治理南诏井井有条,如今却成了这个样子,长此以往南诏便是国将不国啊!

    “多谢王上惦记,微臣如今已大好了!”国舅爷强忍心中悲戚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朝政有你帮着处理,本王也可省去不少烦心事啊!”

    “是,微臣定当为王上分忧解虑。不过微臣最近听说王上身体不适,微臣正好寻访到一位神医,正是这位神医治好了微臣的病,今日特把神医带来,请王上允了神医为王上诊治一番!”国舅说出来意。

    “其实本王这身体也没什么,只是最近食欲不振,总感疲劳,宫中的御医诊治了一番,也是说常年操劳累着了,多休息休息就好。本王最近服用这齐妃进献上来的福寿膏就觉很是不错,精神头好了许多。既然你来了一会儿你也带两盒子回去,用了之后你就知道其中妙用了!”南诏王非常大方的赏赐了国舅爷。

    国舅爷心中恨齐妃母子哄骗王上至此,但此时此刻为不打草惊蛇却只能谢赏,“微臣多谢王上,不过今日既然神医来了,就让他王上诊治一番吧,也全了臣了一片忠心!”

    “也好,既然平川你一片忠心,本王自然要给你这个面子!”南诏王终是点头。

    听到南诏王松口,国舅爷松了口气,赶紧对身边的白胡子老头使了个眼色。

    这白胡子老头施了一礼,便上前去为南诏王诊治。

    其实,这白胡子老头便是楚明晖易容的,而今日国舅爷和国舅夫人在殿前的一番做派,也全都他们故意在演戏。

    国舅爷昨晚被楚明晖治好,虽然身体有些虚弱,但是经过一晚将息已然是精神大好,今日故意扮演将死之人,就是为了让那齐妃放下警惕。

    而段星颜易容出现破绽也是为了把那齐妃引开,不然以楚明晖的易容技术,齐妃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识破。

    虽然段星宏被齐妃留下来监视众人,但是他不过是一个区区十岁孩童,不足为惧,齐妃老辣只怕她留下来,看到楚明晖诊治的时候发现端倪。

    此时段星宏正紧紧盯着楚明晖为南诏王把脉得手,眼中满是紧张之色,只怕楚明晖会有什么异动。

    不过他到底是见识有限,再盯着也没用,楚明晖的手段就是当着他的面做手脚,他也是看不出来的。

    此时,楚明晖已经借诊脉的当口,快速的把三根带药的银针扎入了南诏王的后脑勺。

    楚明晖手法快准狠,银针入体,甚至南诏王自己都没有什么感觉,只是片刻之后,只觉头脑一片清明,好像附在头上的浓重黑雾,一下子就揭开了一般,再在不似方才那般脑中一片浑浑噩噩了。

    楚明晖见南诏王眼中逐渐清明,微微点头,这才极速取出脑后的三根银针,然后挥手之间十几根银针以为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扎入南诏王的腹、胸之上。

    若是那齐妃在场,看到楚明晖这一系列动作定会吓到跌足,但是段星宏见识有限,等楚明晖做完了这一切,那段星宏才反应过来,他只觉得楚明晖的动作让他特别有危机感,便大叫一声:“你干什么!快来人!”

    殿外的侍卫们闻声,匆匆闯了进来,段星宏指着楚明晖厉声道:“快,快把他给我抓起来!”

    侍卫们正欲上前,南诏王却睁开了双眸,一道精光一闪而过,然后抬手发令道:“住手,都退下,宏儿你也退下!”

    段星宏闻言一阵紧张,开口道:“父王,可是。。。。。。”

    “退下,听不懂本王的话吗!”

    毕竟是父王,从小这段星宏就最怕他父王,此时被南诏王呵斥,哪里还有别的心思,吓的转身就跟着侍卫退了出去。

    从殿外退出之后,段星宏才惊觉异常,心中一阵打鼓,忐忑不安,赶紧招来心腹,“快,快去禀于母妃知道!”

    那心腹不敢怠慢,领命匆匆去了。

    而此时殿内却异常沉默,南诏王遣退了侍卫之后,却坐在那里久久不肯开口,国舅和楚明晖不知道南诏王心思,也不轻易开口。

    良久,南诏王这才突然开口问身旁伺候的宫女道:“陈到呢?”

    陈到乃是南诏王贴身伺候的大太监,伺候南诏王已经快三十余年了,忠心耿耿,是南诏王一等一的心腹,而此时他清醒过来却不见这曾经与他寸步不离之人。

    “回禀王上,前些日子,陈公公旧疾犯了,怕过了病气给王上,就自请出宫养病去了!”其中一宫女回道。

    闻言南诏王,脸色莫名,看不出喜怒,沉默的又在殿内扫视了一圈,这才挥挥手对那些下人道:“都退下吧!”

    方才答话的那个宫女有些焦急出言,“可是王上,您的身体。。。。。。”

    “哼!”

    南诏王冷哼一声,宫女吓的身体一抖,这才闭口乖乖带着其他人退了出去。

    等人都出去之后,殿内只剩下了,南诏王、国舅爷和楚明晖。

    “陈到随本王三十余年,虽是主仆,但是也是本王的伴当,即便是病的不行了,要离宫也不可能不来跟本王回禀一声,如今就这么一声不响的离开了,这可不是他的脾性!还有,这宫里这些伺候的人竟都是生面孔,原来的老人一个不见,本王这些日子浑浑噩噩的竟是都做了些什么!”南诏王突然开口,一脸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