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变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靖德十八年夏,午时,天刚下过一场雨,太阳重新普照大地,一时间,碧空如洗,山林青翠,花草也像受到了自然之神的感召,纷纷展现它的勃勃生机。

    从衙门急赶回来的内阁首辅江传雄此刻却并无心思欣赏这幅天然的水墨画,一下马车就疾步往自家府邸的大门走去。

    他的披风随着他的疾走而迎风扬起,发出呼呼的响声。他的神情威严、冷峻,仿佛奔赴战场的勇士。

    这位受两朝皇帝重用的权臣,名震中原五国的昭国首辅,他儒雅瘦削的外表之下总透着一股凛然之气,因而不怒而威,让人肃然起敬。

    从廊庑里经过的几个下人远远便看见了他,立即朝他施礼,态度十分的恭敬。

    江传雄朝他们微微点头,脚步不停,直往凤凰居走。

    凤凰居乃他和他夫人的住所,为便于照顾,他们那对得了莫名其妙的病的龙凤胎儿女最近也被他们安排来这边住。

    见江传雄回来,静守在主人房外那四名丫鬟中的一名赶忙汇报道:“老爷,庭哥儿和棠姐儿今日上午忽然病情加重,夫人一直在榻前细心照料着,但两刻钟前夫人忽然让我们守在外头……”

    江传雄顿感不妙,毫不犹豫地抬手敲门。

    很快,门便从里头开了三分之一,甄慧媛庄雅秀丽的面孔顿现他眼前。

    此时的她脸色苍白,神情惶恐,与平时大不相同。

    几十年夫妻了,江传雄一看她这神情便知事情紧急,立即抬脚进门。

    甄慧媛随即将门重新关上。

    门一关,甄慧媛便拉着江传雄的手来到儿子江月庭的小床榻前,伤心欲绝般道:“老爷,庭哥儿他……殁了。”

    “什么?”江传雄皱眉轻问,如遭雷击。

    他立即伸手去探床上那五岁小男孩的气息。

    真的没气了。

    他再摸小孩的脸。

    哪里还有温度?

    江传雄顿觉撕心裂肺,脑袋空白,身子也随之晃了晃。

    甄慧媛忙伸手将他扶住。

    “多久的事了?”江传雄问,声音颤抖。

    “两刻多钟前。我用完午膳进来,想看看他的病情,谁知手一探就发现已经没了气。”甄慧媛答道,掩着嘴轻声地哭了起来。

    她一意识到情况异样便让丫鬟们退下了。

    他们膝下仅有这一对龙凤胎儿女,如今男孩死了,也不知女孩能不能撑得过。

    江家从江传雄的祖父算起已三代为相,一共辅佐过四位国君,是昭国出名的“造相之家”,同时,因这祖孙三代皆深通韬略,眼光非凡,所以也身兼国君的谋臣之职。这几十年里,正因为有他们前赴后继的竭力辅助,昭国才得以国祚绵长、民康物阜,他们也因而深得国君的重用和百姓的爱戴,被昭国人誉为“昭国三杰”。

    这样的出身,这样的家庭熏陶,让他们从小就怀有一份沉甸甸的家国情怀和使命。

    所以,江传雄对自己的儿子也一直寄予厚望。

    这一点,身为江传雄的夫人,甄慧媛的心里是非常清楚的。如今他们唯一的儿子死了,这消息若传出去恐怕弊远大于利,所以她一发现儿子的情况不妙时就赶忙让下人们全到门外去。

    “别紧张,我来想办法。”江传雄拍着甄慧媛的肩头说。

    他的心口像被刀子猛割了一刀,疼得快要掉下泪来,但他毕竟见多了生死,心理素质要比一般人强,因此很快就恢复了冷静。

    他顾不上忧伤,快步往女儿江月棠的小床榻走去。

    这个五岁的小女娃此时正闭眼仰躺着,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由于生病的缘故红红的,呼吸也有些沉重。

    谢天谢地,她还活着。

    江传雄的这对龙凤胎,儿子叫江月庭,女儿叫江月棠,儿子比女儿先出世一刻多钟。

    他这对儿女长得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平日里若不是因为服饰不同,恐怕很难分辨得出谁是谁来。

    自生了这对双胞胎儿女,甄慧媛的脸上时常挂着欣慰的笑容。

    甄慧媛自小身体孱弱,自嫁进江家后,便接连流产了三次,因此直到四十岁时还没有为江家诞下子嗣。正当大家对她的生育能力不敢再抱希望时她却怀孕了,九个多月后诞下了一对龙凤胎。

    那一年,江传雄四十五岁,甄慧媛四十岁。

    如今,转眼已五年过去。

    十天前,这对龙凤胎不知何故忽然全身起红点,随后上吐下泻,高烧不退,找了许多名医来看都没有效果。兄妹两的病情从今天早上开始变重,尤其是哥哥江月庭,用早膳时便有些神志不清了。

    现在,江月庭殁了,只剩下了江月棠,江传雄又没娶有侧室,这子嗣传承的事恐怕就得重新考虑了。

    甄慧媛如今已是高龄,若再怀孕的话风险太大,何况她的身体一直不好。

    “你再娶一房吧。”甄慧媛提议。

    江传雄摇头。

    再娶的话,即便有幸首胎生子,他也等不到那孩子成人就到了致仕的年龄,何况生男生女也不是他自己所能把控得了的。

    还有一点——他一生钟情于甄慧媛,因此多少存有私心,想要他和她生的孩子做继承者。当然,这并非他眼下做此选择的主要原因。

    可是,如果江传雄不另娶,江家人想要继续为相为谋臣的心愿显然就得落空,因此甄慧媛坚持道:“老爷要为大局着想,切莫因我而误了大事。”

    江传雄朝她微笑,道:“我知道。”

    他在想办法。他总是有办法的。

    很快,江传雄计从心来,对甄慧媛道:“夫人,我们先对外称殁的是棠儿如何?”

    死里求活,以局变局。

    甄慧媛马上明白过来,略显迟疑道:“这……不行。”

    让江月棠女扮男装,用一个人的兵荒马乱来撑住一个家族的门面,她才这么点大,这重担她挑得起吗?

    而且,只要这事一经敲定,江月棠本该享有的女性权利便都没了,这对她并不公平。

    江传雄懂她的心思,握着她的手说:“我知道你顾虑什么,这只是一个应急策略。”

    在时间的洪流里,一切都会过去。

    如果保密工作做得好,几十年后,也许谁也不会再怀疑和纠结她是不是真的江月庭。

    “老爷的心事我都懂,但是,”甄慧媛摇头道:“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未必能承担得起这个重任。”

    一旦江月棠以江月庭的身份活着,她就得像她的父亲、祖父和曾祖一样饱读诗书,科考求官,要在朝堂上与对手斗智斗勇,要为国家大事殚精竭虑,必要时还得挂帅出征,甄慧媛只要想一想这些都忍不住替江月棠捏把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