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二十一章 无类 (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局里的桑塔纳很有些年头,不但四处透风,还总有些奇怪的异响,时不时刺激一下你的神经,发动机的抖动更让人昏昏欲睡,有时让人觉得不是坐在车上,而是开往黑暗深处的地铁。

    小雷紧紧握着方向盘,时不时用头蹭一蹭制服的袖口,似乎在努力对抗不断袭来的疲乏。

    “常叔,你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我又有点儿找不到方向了。”

    “小雷,恐怕你要跟唐明剑去一趟云南,一个是弄清楚那个寄信的地址,这是我们追踪黑衣人唯一的线索,虽然很可能是个假地址,只有碰碰运气。另外他家那本《百瘴谱》你想办法复印一套,我仔细研究研究。”

    “如果你能从唐明剑那里找到黑衣人配制致幻剂的方子,那就是大功一件,我想,黑衣人不可能把整个蘑菇骗人吃下,一定有一套加工方法甚至是混合配方。唐家做了上千年的药毒师,不会不知道使用方法。”

    “另外,还要麻烦老林你帮个忙。”

    老林在后排座位上直起身,按了按太阳穴,“老常,什么事你安排,我这一两个星期都没太多事。”

    “老林,你请赵国定给唐明剑见到的那个老头儿画个像,我很想看看他的尊容,另外,把画像交给老曹,他在查监控摄像时,顺便看看有没有这个人出现。”我把头靠在座椅背上,缓缓的说了一句。

    “老常,我刚刚在后面有点打瞌睡,忽然想起前一阵子看了本杂书,上面说南北朝时,有个沙门法庆造反,说什么新佛临世,为了控制教众,配了一种药丸,好像叫什么“狂药”。吃下去,即使是父子也不再相认,只要教义不同,一样相互残杀。这药丸的名字太嚣张,我一下就记住了,老常你说是不是就是致幻蘑菇呢?”老林冷不丁问了一句。

    法庆?在老林的提示下,我忽然有了点印象。那个法庆造反持续的时间不长,没几个月便被北魏官兵捕杀。但那次平乱,北魏出动了十万大军,从侧面也反映出了法庆造反的影响力。

    不过,法庆真正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后世几乎认为他就是中国一切邪教的鼻祖,无论是后来的弥勒教、白莲教、明教,还是不那么为人知的大乘教、闻香教、无为教,都与法庆的思想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对于法庆造反最大的记忆点,还是他提的口号,好像是“杀一人者为一住菩萨,杀十人为十住菩萨。”这种赤裸裸的煽动屠杀,至今读来仍有扑面的血腥气。

    如果说张角的黄金军还可以勉强算作农民起义,那么自法庆始,很多打着农民起义旗号的组织,其实是彻彻底底的邪教。

    老林说的“狂药”,我没考证过到底是什么,但自古邪教组织控制教众,最初的手段大多是在缺医少药的基层乡村,以免费看病、舍药聚拢第一批追随者。所以方士、术士也往往是邪教组织的核心层。想来,用治病的方法,暗中下药,控制教众,对邪教来说不算难事。

    “常叔,那这些天你去查什么?”见我陷入沉思,小雷扭头又问了我一句。

    “我倒是想试试那致幻蘑菇的效果到底怎样。”我随口答了一句,人却还没从法庆的事迹里走出来。

    小雷显然是吓了一跳,车速慢了很多。

    “常叔,虽说那致幻蘑菇没什么毒性,但天知道那俩冢菇是什么玩意儿?万一和毒品一样,吃了上瘾怎么办?您可别乱试。”

    “没事,放心吧,小雷,不知道曹队和曾茜怎么样了,曹队那人,工作上的巨人,生活中的矮子,给曾茜诚心诚意的道个歉不久完了?弄这么久还没哄好,我也有阵子没见着曾茜了,她是学生物学的,又有多年的野外考察经验,我让她帮我看看蘑菇,有她在身边,即使有什么不良反应,她也能处理。”我边说边意味深长的朝小雷笑了笑。

    小雷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嘿嘿的笑了两声,“有嫂子在,我放心,但那蘑菇您的量还是控制点儿,一般人让蘑菇迷了也没啥,您这样儿的破坏力可就大了。”

    小雷正说着,忽然一排脑门,说了声“糟糕。”马上一打方向盘,在一片乍起的喇叭声中,从车流里调转了方向。

    “小雷,怎么回事?”我和老林都直起身,不知发生了什么。

    “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