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2章 chapter108听说你要嫁给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2_82072“胎心停跳。”

    “氧气,氧气,快,给孕妇输氧!”

    刺眼的手术灯,明晃晃的针头,金属器具与托盘的碰撞声,一片忙乱。

    有温热的液体间或从体内溢出,她挽留不住。

    剧痛一阵高于一阵。

    锦年心里的恐惧也上升到了极点,手足并用,无意识的挣扎着,想要握牢什么,什么都好。

    “请您冷静一点。”有东西打翻在地,氧气管也脱离开来,声音刺耳,视野一片模糊,眼前一张张她看不清眼的脸,耳边嘈杂声阵阵。

    安瑞,你在哪里,再晚……你可能就看不到它了啊。

    意识朦胧,眼泪和鲜血一样止不住的往下流。

    “胎儿……可能保不住了。”

    “没人能让她冷静下来么?氧气都吸不进去。”

    “有家人朋友在么?”

    神智渐渐离她远去,最后的记忆中,她仿佛看见他的脸,一贯淡然的,镇定的表情,此刻全然乱了,慌了,他就这样望着她,无助而悲伤。

    悲伤么?难过么?

    你也感觉的到,你的孩子在离你而去么?

    犹忆年幼时,她趴在他的膝盖上,由着他给自己扎头发,两只高高的马尾,带上洁白的栀子花。他低头一笑,溅起她心中一道再难磨灭的涟漪。

    为什么会爱上呢?或许,真的是在最寂寞的年华,看见了最相似的自己。

    如果他曾经让她温暖,那么她愿意倾其余生希望他能不要孤单。

    和他回上海,孵一两个崽,再养一只和哈哈一样蠢的狗狗……

    这些,一直,都是她所想的。

    真的……不能够了么?

    “安瑞,安瑞。”

    惊惶的呼唤带着哭声,她哭的像个被遗弃的小孩子。却忽然感觉到一股大力握住她的手腕,恍若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的稻草,泪眼婆娑间,她蓦然睁开眼,望见眼前的容颜。

    “我在。”安瑞握住她的手。

    锦年胸口很小的起伏,抬起头,看清周围的环境,看见他的脸,温热的泪水从酸涩的眼眶一颗颗的往下掉。

    已是日落时分,斜阳微暖,她躺在病床上,他在身边。

    “你怎么才来。”

    前因不问,后果不究。

    她只是轻轻的,虚弱的呢喃了这样一句。

    安瑞心口骤然一痛,不出声握紧她的手。

    锦年闭上眼,很轻很压抑的啜泣,甚至不敢再去触碰自己的肚子,不敢去感受那曾经短暂隆起的,小小的腹部。

    “你来迟了,结束了,它走了。”

    他叹了口气,轻轻地捏住她的手腕,慢慢向上,“锦年。”他与她额头相抵,声音低沉也温柔,“它还在。”

    触手间,丰润如初。

    “他们都和我说你没事,但我知道是骗人的。”他撩开她被汗沾湿的额发,凑上去轻轻一吻,“还好,我没有相信他们。”

    锦年激动的浑身轻颤,却意外的看见他眉眼间隐忍的痛意。

    “你……受伤了。”她艰难的抬手,去触碰他心口淡红的血迹,“为什么,为什么会伤到这里?”

    “没有关系的。”他捉住她的手,眷恋的亲吻。

    “怎么会没有关系。”她挣扎着要去细看,浑然忘了自身的痛楚,“你心脏一直不好……”

    “心受伤了也没什么要紧,”他拥紧她,摇了摇头,声音喑哑,“重要的,是心里的人没事。”

    她呆呆的看着他,像是不相信他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他看见她的表情,只是苦笑。

    有时候,善意的谎言也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就好比,他与她,在同一间医院,不过相隔一层楼的距离。她在手术室里苦苦挣扎命悬一线,而他却被要求平静的躺在原处保持心情愉快有助伤口恢复。

    如何能够心情愉快?

    当他不顾一切赶到,握住她冷的像冰的小手时,连杀了自己的心情都有,都是因为他,因为他,她才会这样。而他居然在她的楼下事不关己的躺着,就那样泰然处之。

    “医生要我有个心理准备,她说,你有可能再醒不过来,孩子也会保不住。”

    那一瞬,他居然想到了臻惜。

    很多年前的臻惜,她也曾短暂的怀过一个女儿,也是在这个初初成形的月份,从楼梯上滚下来,浑身冰冷,满地都是血。

    那时,医生也是这样和他说。

    之后,果然,臻惜就疯了,再也没醒来,再之后……她就死了。

    无论她的死亡,最终糅杂了多少难言的债,可最直接的原因却再明显不过——就早年那场意外小产,剥离了她的大半生命,精神上的,身体上的。

    如此雷同的事件,没有人能领会他的恐惧。

    他已经不再惦念着臻惜,但是他害怕自己会成为第二个哥哥。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一个人,如何能在一场生命里重复失去挚爱两次?

    一次,在青葱少年,他得不到。

    一次,在葱茏中年,他抓不住。

    从此以后,朝生日落,形单影只,将枯槁无波的一天又一天重复无数遍,最后孤独终老。

    “我求医生让我再见你一面……我摸着我们宝贝和她说,女孩子,要坚强一点,努力活下来,要成为一个和妈妈一样勇敢美丽的小公主。”安瑞将侧脸轻轻贴在她柔软的肚皮上,声音很温柔很温柔,“我们宝贝很给面子,果然就不闹了。”

    锦年看着他,满眼是泪,唇畔却是带着笑着的,“确定……是女孩子了?”

    “不知道。”安瑞摇头,也是笑,“猜的,我觉得是吧。我希望是。”

    “为什么不希望是男孩子?”她疑惑。

    “也不是不希望,”安瑞语塞,半晌,老实的回答,“只是担心男孩子可能像我,事儿多,会比较烦。”支支吾吾的。

    “噗……”锦年忍不住笑出声来,热泪盈眶,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耳朵,忽然间,觉得什么事都不重要了。

    “原来你也嫌自己烦的……唔。”

    余下的话,尽数被他堵了回去。

    一吻缠绵,她不自禁的抵着他澎湃的心口,轻轻喘息。

    “医生还说,”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因为之前积劳成疾,这孩子坚持保下来会很艰难,未来的路,你会多吃很多苦,你害怕么?”

    “那么,你愿意陪着我一起走下去么?无论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有,直到死亡再将我们分开?”

    “哦,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向我求婚么?”

    “是啊,安先生。”她搂住他的脖子,从小衣里抽出那枚贴身收藏的,他留下的沙漏,狡黠一笑,“听说,你要嫁给我,现在我答应了,你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