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8章 chapter104旧恨漫长成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2_82072第二张照片,画面要昏暗些,却依然不难分辨他那张年轻许多的脸,眉头微蹙,眼睑紧闭,苍白,病态。在黑暗中分外刺眼。

    满地针头,锡箔纸,以及一片狼藉的白色粉末。

    ……

    “嗳,当初你真的吸过毒?”

    浅寐中,有人在耳边漫不经心的问。

    安瑞轻轻“嗯”了声,眼皮微抬。

    “怎么戒掉的?”那人又问。

    他笑笑,淡淡道,“这些,我以为你养父应该和你说的很清楚。”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语气轻缓,“他并不是什么都和我说。”

    “哦。”安瑞应了声,讽笑,“那他要你盯着我做什么呢?真的就是谈情说爱,顺便帮我照顾小孩子?”

    语毕,他睁眼,坐起身。入目间,这座建在沙漠深处的豪宅内部,奢华靡丽,喷泉泳池,酒吧舞池,应有尽有。

    在这座屋子里,安瑞是自由的,但眼下他并没有丝毫放松享乐的情致。

    自他如约只身来到这里,已经一天一夜的时间了。落地窗外,观景台下,依稀还有来回巡视的佣兵。

    “墨玉,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是你。”

    安瑞看着身侧的女人,嗟然一叹。

    墨玉避开他的眼睛,神情有点狼狈,半晌的安静,最后只艰难道,“对不起。”

    “你不用和我道歉。”安瑞耸耸肩,“我不长心,没脑子也不是一回两回,活该被人耍,但是绵绵,你为什么要害她?”

    墨玉犹豫。

    他已经起身走到一边。

    她这才低低说了句,“我有我的不得已。”

    安瑞倒了杯酒,径自喝着,神色平静,“那是你的事情。我不关心,这么多年,你处心积虑,接近我妹妹,我母亲,又藉此接近我,成了我的心理医生,我的事情,你早查的七七八八,从哪出下手不好,你偏偏要去为难一个孩子。”

    墨玉脸色苍白,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只是摇头。

    “如果你还有点人性和良知,放了她。”安瑞走近她,放低声线,“我知道你有办法。你自己想一想,那孩子,绵绵她,那样喜欢你,信赖你。”

    “是啊,被最信赖的人重创,滋味一定不怎么样,就像当初……你对我一样。”

    有低哑的声音带着微微的笑,自身后缓沉的传来,安瑞的手放在酒杯上,突然握定不动。

    “好久不见啊,沙弗里尔。”安瑞盯着酒液中倒映着的人影,淡然出声。

    再一抬眼,那人已至身前。

    腰杆挺直,气势深沉,深灰的双眼锐利似鹰,一如当年。深陷绝境的当年。

    他抱着因为他而身受重伤的臻惜,感受着她的生命在掌心一点一滴流逝。那样绝望,那样无能为力。

    烈日骄阳下,硝烟滚滚。

    他坐着,他站着,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年少的他和她,笑容戏谑,意味深长。

    “想活下去么?”他问,“想和她一起活下去么?”

    那是他第一次遇见这个叫做沙弗里尔的男人。

    “你终于来了。”沙弗里尔说,“现在想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啊,安。”

    “本来挺容易的,是你非要绕这么一大圈子换地方。你看,开始我都抢先去见你了。”安瑞看了眼落地窗外遮天蔽日的黄沙,烈日,淡然出声,“沙弗里尔,你胆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大,没逃出来多久,顶着国际通缉令,还敢在加沙附近转悠,怎么,迫不及待的想回到监狱去么?”

    “你的地儿我可不敢去,”对于他的若有若无的挑衅,来人十分淡定,悠悠在他面前坐定,轻笑,“安,你大了,我却老了,对于自己一手栽培出来的毒蛇,你的手段我太了解了,不得不谨慎再谨慎。谁知道会不会再被狠狠咬上一口。用这种方式来请你,不介意吧?”

    一言既出,空气冷却,安瑞却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道,“你把绵绵放了。”态度倨傲。

    沙弗里尔微微露出些笑意,给自己注满一杯酒,不疾不徐喝了,才慢慢道,“哦,是你的小外甥女吧?别担心,已经放了,多可爱的小天使。谁能忍心伤害她。”看见对方似乎松了口气,又补充了句,“不过茫茫沙海,她和她那个弱不禁风的爸爸能不能在渴死之前走出去,我就不知道了。哦,听说当年你和那个……对,臻惜,你们走过的那个地方,又有几波不小的部落暴动,你就好好祈祷,希望他们别遇到。”

    安瑞霍然起身,折身就走。

    “站住,安。你以为还像过去,这里是随你来去,想走就走么?”

    “咔嚓”一声,子弹上膛,沙弗里尔举着枪,正对着他。

    “爸爸!你明明答应过……”墨玉失声唤他,还想说话。

    “你出去。”他打断她,语气骤冷,“别让我失望,宝贝。”

    墨玉咬咬唇,最后看了眼安瑞,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骤然离去。

    安瑞停下脚步,连头也没回,只是一笑,阴沉的面容充斥着满满的厌倦,

    “你开枪吧,”他说,“这样我们也就两清,彼此解脱,对谁都好。”

    “两清?”沙弗里尔桀桀怪笑,“你和说我两清?别忘了,你欠我两条命,当初是我救了你和你女人,你不但不知感恩,还回过头来反咬我一口,没有良知的狼崽子,险些要了我一条命,害我坐了十几年的牢。你现在觉得就你一条命,就能换得两清?”

    “哈!”安瑞冷笑,“就凭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感恩和良知?”他终于转过身,瞪着他,“当年救下我和臻惜,你安的是什么心?你和我哥有恩怨,你不过是想利用我卖他一个人情,你知道当时他在全世界的找我,你一开始就认出了我是他失踪的弟弟,臻惜不过是附带的。但是后来你发现留下我对你有更大的价值,所以你又开出条件让我为你效命三年。你都忘了么?”

    沙弗里尔并没有否认,静静听他说完,才道,“我待你不薄。”

    “是。”安瑞的眼神既疲倦又厌恶,“所以在回国安顿好臻惜之后我还是选择回来,践行我答应你的事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