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2章:大结局+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曹太后心知肚明,李澈这话绝非危言耸听,恭王与兄嫂通奸,这样的事情传出,即便是曹家一力相护,但若是李澈铁了心要斩了恭王,世上也无人能跳出来说个不字。

    此时的曹太后终于慌了,她急急看向跪在殿中的恭王,可恭王却不看她,仿佛不曾听到她的话,更不曾察觉她的目光一般。似乎他的生死,早已不放在心上。

    曹太后握着扶手的手紧了又紧,她终于下了决心,抬起头来看向李澈道:“此事颇多蹊跷,恭王怎会半夜出现在后宫?再者若没有曹莹的允许,恭王又怎能进了她的寝殿?此事定是……”

    她话未说完,便被曹莹一声大笑给打断了。

    曹莹这声大笑满含着嘲讽之意,她抬起头来看向曹太后,笑着道:“太后娘娘说的不错,此事确实颇多蹊跷,比如,臣妾的手中有着一包迷药,再比如臣妾的房中还残着密香,陛下只需派人去查,定会查出这密香与当初曹淑妃所用一模一样。”

    她终于想通了,也想明白了当初曹菲是怎么一回事,她恨只恨自己被诱惑迷了眼,才没有察觉曹太后的阴谋,她好恨,真的好恨呐!

    曹莹的脸上满是恨意,那刻骨铭心的仇恨,就连曹太后也为之心惊,她心头一慌厉声道:“你身为贵妃,不知检点擅用密香勾引恭王,如今还死不悔改……”

    “够了!”一直未曾开口的恭王听得曹太后的话,突然出声打断了她,他脸上的失望与痛苦是那么明显,他看向曹太后轻声道:“够了母后,真的够了……”

    他转身看向李澈:“事情是我一人做下的。我贪图贵妃美貌,偷偷将她的熏香换成西域密香,又买通了她身边的宫人,在皇兄的茶水里放了迷药,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表妹她并不知情,臣弟自知罪无可恕。愿一死抵罪。只是表妹她从及笄之时心中所思所念皆是陛下,希望陛下看在往日情分,看在曹家的份上。能够饶她一命。”

    “你胡说些什么!”曹太后闻言顿时大急:“明明是曹莹勾引你在先,这一切分明是她耐不住寂寞……”

    曹莹闻言又是一冷笑,恭王打断了曹太后的话,看向她痛声道:“舅舅只有两个女儿。为了你为了曹家,明知她们不会幸福仍是强行送了进来。母后已经害死了一个,难道还不够么?非要逼得舅舅与你离心才肯罢手么?!”

    恭王的话一出,曹太后面上顿时一片慌乱,她看了看恭王。又看了看曹莹,有些不知所措,尤其是曹莹面上那刻骨的恨意。让她有一种避无可避无所遁形之感,可是她不能退!

    她必须保全她唯一的孩子!

    曹太后抬了抬下巴。让自己瞧起来有了些底气,她转眼看向李澈道:“是非公断自在人心,曹莹她不知检点勾引恭王,恭王此刻是被她迷惑了,才会一人揽下罪责。”

    “是么?”李澈闻言轻哼一声,他挑了挑眉:“带人!”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外间龙一压着一个宫女装扮的女子走了进来,那女子一露面,曹太后顿时大惊失色。

    那宫女看着曹太后面上的惊色,露了笑意:“太后娘娘可还记得奴婢?”

    记得,她怎么会不记得!

    这个宫女不是别人,正是她派去毒杀曹菲的那个宫女!

    曹太后看着那宫女,声音都抖了:“你……你……你不是死了么?!”

    那宫女闻言又是一笑:“太后娘娘可能有所不知,奴婢早在入曹家暗卫之前,便已是陛下的狼组暗卫!”

    这话一出,曹太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颓然的闭了眼,终于再也站立不住,腾的一下跌坐在了高座之上。

    曹莹闻言顿时皱眉,她看向那宫女急急问道:“你到底是何人?”

    宫女笑了笑没有答话,倒是一旁的李澈淡淡开了口:“你想要知晓曹菲为何而死,不妨等上一等,待曹太师来后,在说与你听也不迟。”

    曹太后一听曹太师的名字,当下惊声尖叫:“不要!求求你不要!”

    然而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外间太监一声嘹亮的通传声,彻底让曹太后面如死灰:“曹太师到!”

    曹太师一身便服走进大殿,他看了一眼跪在地上衣衫不整的曹莹与恭王,微微皱了眉头看向高座之上的曹太后,而曹太后却不敢迎向他的目光,左闪右躲着。

    曹太师上前两步,来到李澈面前行礼:“臣见过陛下,不知陛下深夜招臣入宫所谓何事?”

    李澈看他一眼,经由陕地一事曹太师已不复当年的容光焕发,他满面的富贵之色,也被一抹几不可见的憔悴而代替。

    李澈叹了口气:“此事还是由崔来福告知与你吧。”

    曹太师闻言转眼便向崔来福看去,崔来福轻咳一声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只是这次他说的十分全面,将刘萱生产那晚,李澈是如何饮下带了迷药的醒酒汤,以及曹莹与恭王颠鸾倒凤的事情说了。

    曹太师静静的听着,听着听着头便垂了下去。

    然而事情并没有完,崔来福看着他,又将今晚之事一一讲明,自然他讲清楚了那迷药是从何而来,那密香又是何物,最后他也说清楚了恭王是中了密香被人秘密送到了曹莹的榻上。

    曹太师听到最后,眸中顿时带了厉色,他抬头转眸看向高座之上的曹太后,厉声问道:“你为何要这般做?!”

    曹太后颓然的坐在高座之上,没有回答。

    李澈在一旁淡淡道:“曹太师将事情听完再动怒也不迟。”

    崔来福闻言会意,当下又将曹菲是如何用了密香潜入乾清殿的事情说了,说完之后他微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浑身颤栗的曹太师一眼,叹了口气:“至于曹菲是为何而死。还望太师听完。”

    一旁的宫女接了口:“太师,奴婢乃是曹家暗卫,奉太后之名潜入虚长庵,赐了曹大小姐一杯毒酒,太后特意吩咐,定要奴婢亲眼看着曹大小姐咽下最后一口气,并当着众人的面将事情嫁祸与刘贵妃。”

    所有的事情说完了。所有人都看向了曹太师。等待着他的反应。

    曹太师一瞬之间仿佛苍老了十岁,他看向曹太后,哑声开口:“阿暖。她们说的可是真的?”

    阿暖是曹太后的乳名,曹太后听得那一声呼唤,身子顿时一颤,她低了头没有开口没有辩驳。

    曹太师闭了眼。深深吸了口气才又重新睁开:“阿暖,你为何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我记得你幼时特别爱笑。一个糖葫芦也能让你满足的笑上一整日,你如今已是高高在上的太后,即便是我见了你也必须行礼,你为何还要这般做?幼时的阿暖可还在?”

    曹太后终于抬眸迎上了曹太师的目光。她的双唇动了动,可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曹太师看着她,身子不停的颤栗着。他哑声道:“菲儿是你一力主张嫁给陛下的,为了是巩固你的位置。为了你我允了,菲儿自幼丧母,将你当成亲生母亲一般敬仰着依恋着,我只问你,为何要这般对她?!”

    曹太后没有回答,反倒是跪在地上的曹莹冷笑一声:“为了什么?姑母这是为了我啊!”

    曹莹笑着看着曹太后:“姑母为了莹儿可真是煞费苦心,不惜亲手毒杀了姐姐,嫁祸给刘萱,为的便是引起我心中的不甘与愤恨,姑母如此心意,莹儿真是受宠若惊!”

    曹太师闻言深深的看向曹太后,希望她能说出一句辩驳的话来,然而并没有。

    曹太后根本无从辩驳,事实摆在面前,早已没有她辩驳的余地。

    曹太师深深吸了口气,转身对李澈深深一揖:“事到如今老臣已经无颜面对陛下,只是此事皆是曹太后一人所为,莹儿与恭王皆是不知,还望陛下手下留情。”

    李澈看了一眼显得无力又苍老的曹太师,也是轻叹一声:“刘贵妃早产生子,曹太后自愿前往虚长庵为皇子们祈福,誓言这一生皆在虚长庵渡过以表诚心。曹贵妃突然重病不治身亡,朕心甚痛,体谅曹太师爱女之心,允其将尸身接回曹家安葬。”

    他顿了顿看向恭王道:“恭王念朕为国事烦忧,恰逢西北战乱,自愿请命前往西北,朕特封督军,前往西北已助宁王与宁王世子一臂之力。”

    说完此言,他不等曹太师开口,便道:“曹太师为国事操劳,领曹莹回去吧。”

    曹太师身子一抖,顿时跪下:“老臣谢过陛下。”

    李澈又叹息一声,转身出了乾坤殿,直往甘露殿而去。

    刘萱并没有睡,她知晓今晚定不平静,因为尚在月中,她也不敢费眼看书,只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飘洒落下的白雪。

    李澈缓步入了寝殿,转身亲手关了殿门来到床边坐下。

    刘萱看向他轻声问道:“事情都处理完了?”

    李澈点了点头,他牵过刘萱的手,柔声道:“萱儿,此生朕待你不变,你也始终与现在一般不变可好?”

    刘萱闻言轻轻依偎在他怀中,而后重重点了点头,语声坚定:“好!”

    第二日早朝,曹太后去往虚长庵为皇子们祈福,曹莹身死尸身被领回了曹家,恭王被封督军前往西北的事,炸响了整个朝堂。

    朝堂上的各个皆是人精,一夕之间出了这么多变故,心中知晓定然事出有因,可他们不能问也不敢问,只低头应是。

    曹太师几乎一夜之间白了双鬓,他出列上前躬身禀道:“臣有本要奏。”

    李澈看他一眼,淡淡道:“太师请讲。”

    曹太师深深一揖,恭声道:“刘贵妃虽是前右相族亲,但自由便至情至孝,一己幼身独自照顾病重祖父,其后更是独自安葬其祖父,守孝三年。贵妃娘娘。因不忍拒绝先皇遗愿,遵循先皇旨意嫁给宁王世子,名虽是人妇,但身心俱洁,如今更是为陛下诞下两位皇子,居功至伟,如此至情至孝乃是天下女子表率。臣恳请陛下立刘贵妃为后!”

    李澈闻言俊眉微蹙。他看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